首页 - 蒙自市电子商务公共服务系统
会员登录
  • 登录
记住用户名 忘记密码?
我已阅读并接受服务条款
电商培训在线报名
培训类型: 基础型培训  提升型培训  精英型培训
角色定位: 个人  企业  电商从业人员  企业从业人员

 

您好!欢迎来到蒙自市电子商务公共服务系统!
首页  >>  正文

电商物流“怪现象”:阿里巴巴下海与马士基登陆

作者:蒙自电商平台    2021-08-23


8月2日,阿里巴巴租赁的“A KINKA”号集装箱船从上海港出发,但这艘首次出海中美航线的货船随后就因被撞而不得不返航。这次意外事故也让人陡然了解到,阿里已是国际海运的参与者。

就在全球最大的B2B跨境电商交易平台阿里巴巴忙着“下海”之时,作为世界上最大集装箱航运及物流公司的马士基集团传来“上岸”消息。

8月6日,马士基宣布收购美国物流公司Visi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(Visible SCM),以及有意收购荷兰的物流公司B2C Europe Holding B.V.(B2C Europe)。前者专注于美国B2C包裹速递和B2C配送服务,后者专注于欧洲B2C包裹速递服务。

重在快递包裹的电商巨头进入集装箱海运,不碰快递包裹的集装箱海运巨头进入电商物流。这是怎样的“怪现象”?

一、阿里巴巴“下海”

阿里巴巴国际站与阿里天猫等业务相比,或许公众陌生一些。但成立于1999年的阿里巴巴国际站,是阿里巴巴集团的第一个业务板块。作为全球最大的B2B跨境电商平台,阿里巴巴国际站物流网络已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租船下海也意味着阿里巴巴成为继美国零售巨头家得宝、电商巨头亚马逊自己租船运货后,“跨界”海运物流市场中新的一员!新冠肺炎疫情让全球海运市场一箱难求,今年7月17日,为解决国际物流问题,阿里巴巴国际站推出“无忧海运专线”,该专线主要为“平台中小跨境卖家提供中美一站式端到端的履约服务”。

采用第三方海运公司是阿里巴巴、亚马逊等国际电商巨头的惯例,但为何直接介入集装箱海运市场?仅仅是因为疫情下的一箱难求?

更深层的问题或是随着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数字科技在产业供应链各环节的应用,国际电商市场的物流需求不再是最后一公里,而是需要全流程协同和数据全链路穿透的服务。消费供应链服务企业要向更下游渗透到电商快递,实现从集装箱到包裹箱的过渡。

电商企业入局海运是向B端靠拢的一个重要创新发展方向。并且,这种竞赛已经在中美两大电商之间开展,2016年亚马逊开始布局海运业务,并获得在中国与美国之间经营货船仓位租赁和转售业务的许可。

亚马逊在业内率先成立全球物流的订舱平台AGL Central(也称亚马逊全球物流中心)。2017年,亚马逊针对中国卖家发布了“龙舟计划”,提供自有的一站式国际物流服务,以此来避免跨境物流中间环节多、效率低、价格贵的痛点。

(亚马逊服务中国供应商流程 图源/雨果网)

在这条赛道上,阿里巴巴一向雄心勃勃。2020年6月9日,阿里巴巴旗下电商物流平台菜鸟宣布物流提速,加快实现“全国24小时,全球72小时必达”。同年9月25日,阿里巴巴国际站总经理张阔称,三年后,国际站货运网络将服务100万吨(空运)和100万标箱(海运)的增量交易商品。

“双百万”的规模,相当于全球货运行业前三。阿里巴巴国际站已经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寻求的是把货物从工厂拉到境内港口、报关,通过海陆空进入境外港口,清关、完税,直至末端配送的全链路全流程服务。而海运是阿里全球物流版图的关键部分。

二、马士基“上岸”

长期以来,丹麦马士基位居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物流企业,主要专注B2B企业客户的航运及物流业务,在国际市场从不介入FedEx、UPS、DHL们的C端包裹服务。因此马士基收购包裹快递企业,无疑让人感受到物流巨变。

选择收购美国电商物流领军企业Visible SCM,马士基的客户可充分借助其电商物流网络,向美国75%的消费者实现24小时内快速发货,95%美国境内地区可以实现两天内货物送达。

收购在欧洲拥有重要影响力的B2C Europe,也为马士基客户提供了整个供应链管控、有竞争力的成本和货物的可视性。这一系列操作或为马士基谋求打开亚洲、欧洲、北美在内的全球三大电商宝地,以及未来在电商物流领域充分施展拳脚奠定基础。

马士基积极向下游渗透,以此来打通从生产到消费的全链路物流。通过收购电商物流行业中的领军企业,努力向C端靠近。从产业供应链向消费供应链的过渡,对马士基来说是从无到有,也是马士基对其现有供应链的延伸。

破局海运电商,一方面是对其现有业务的重构,另一方面也离不开资本的助力!8月6日,马士基公布的季度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净利润达到37.32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高出3.59亿美元,取得有史以来创造的单季最好成绩。并且,马士基仅在2021上半年净利润已达65亿美元。

这让马士基有了“上岸”的底气。正如马士基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索仁称:“我们优异的业绩表现和高现金流使我们能够进一步加速转型,投资于业务增长、收购,同时向股东返还现金。”

在疫情的大背景下,包括新零售在内的需求模式都在发生潜在的变化。马士基及时拓展电商领域,补充其现有供应链的同时,也满足了其现有客户对B2C供应链业务的需求。马士基海运与物流业务首席执行官柯文胜(Vincent Clerc)表示:“马士基已具有着手建立强大电商物流的能力,以扩展和加强我们现有的供应链产品,并创造增长机会。”

而在中外海运市场,也有着一场竞赛。作为中国最大的集装箱海运企业中远海运集团,也在寻求电商物流市场的登陆发展。2020年7月6日,中国远洋海运集团与阿里巴巴、蚂蚁集团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,开展基于全球航运物流网络的深度合作。

三、彼此“跨界”的“勇气”

不论是阿里“下海”还是马士基“上岸”,背后都离不开资本协同。

“A KINKA”号集装箱船事故中与阿里与一同受损的文鳐科技,成立于2019年11月,曾是上海环世物流的全资子公司。而阿里系菜鸟物流子公司“浙江菜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”对环世物流持股10.33%。

2020年8月,阿里巴巴通过浙江菜鸟供应链向环世物流购买了文鳐科技40%股权。文鳐科技也是阿里系企业。然而,阿里在跨境物流领域的投资可不止其一。

阿里巴巴“无忧海运专线”并非新动作,较早通过收购跨境物流贸易服务平台一达通等推进国际物流。投资宁波大掌柜和环世物流为进一步稳固其跨境物流布局积攒能量,投资新加坡邮政布局国际物流网络,通过合资公司的形式推进“国际电商物流平台”的建设。在去年,阿里投资圆通66亿推进国际物流……

跨境电商渗透海运物流市场,海运巨头进军电商物流或是未来物流与供应链市场发展的一个趋势。有意向产业端迈进的阿里在行动,打算布局消费端的马士基也没有停摆。

马士基一直以来致力于采用新技术来简化和连接供应链,正在开发从供应链一端到另一端均能满足客户需求的解决方案。2017年,马士基推出的数字物流平台Twill创造了多种运营和客户协同效应,目前平台也在积极扩展波兰格但斯克市的业务。

在去年,马士基耗资5.45亿美金拿下北美知名的仓储及配送物流巨头Performance Team,这家公司最擅长的就是零售、批发和电子商务领域的B2B和B2C分销解决方案,而这也补充了马士基对北美客户仓储和配送的服务供应链。

此外,马士基在疫情期间进行海运电商直播试水,实行网上订舱。此次通过收购美国和欧洲两大电商巨头,间接为马士基大力发展电商物流拓展新客户提供了供应链保障,使得马士基成为客户值得信赖的全方位供应链合作伙伴。

阿里巴巴和马士基彼此“跨界”,让我们看到包裹箱快递商和集装箱海运商似乎在互换角色,这在帮助其客户将业务拓展到全球各地的同时,从更深的层面看,在一定程度上也模糊了消费供应链和产业供应链的边界,全球供应链服务市场正在迎来新的时代!

 

返回>>
附件:

热门新闻